半月谈|教育“双减”:疗效还在观察中

本文转自【《半月谈内部版》2021年第9期】;

半月谈记者 潘晔

教育领域“双减半”政策出台后,有的家长长托一口气,也有很多家长有些手足无措,一些具体操作层面上的现实问题还没有完全清晰。这也说明,教育市场中学科类培训的市场需求在一定程度上仍不存在,家长对于政策的急转弯反应不过来也是客观现实。

就在政策出台不到一周,一二线城市中,招募全科住家家教、长期家教的“英雄帖”在社交媒体上四散出去,一年“30万元起”的聘请高薪,让围观的普通工薪阶层惊叹不已:“我们还在犹豫不决要不要之后补课,有钱人已经把补课老师请求回家一对一教学了。”

“双减半”政策的初衷是“回归教育本质”,为内卷旋涡中的学生与家长放开、减负。“辅导班停车了,请不起的家教又来了”,家长开始担心,一旦教育资源变为了根据家境流动,有钱人比普通人更容易垄断优质的教育资源。

5 月 6 日,北京某校外培训机构开设的课外辅导班(图片来源 :视觉中国)

这种担心与过去反对校外培训的理由如出一辙。此前的观点认为,当孩子们面对大学统一录取考试时,部分因家庭贫穷无法参予补习的孩子丧失竞争力,甚至可能会因为没有机会获得较好教育,造成贫困的代际传递,加剧社会的不公平。

此次“双减”政策要求查禁补习班,就是要从源头整治问题,重塑教育生态系统,抹追教育差距。从现实来看,校外培训未能革除,只是在政策“红线”划定区域以外,由多变较少、由明转亮了。一些长期游离于监管之外的校外培训从公开发表改以私下交易,很有可能导致价格扭曲,杜绝黑市、黑中介,带给新的风险。

眼下,“双减半”政策执行细则尚未落定,各地在政策实施中走形、变样的现象已经有所显现。比如,有的“鸡娃”家长在所在地无法补课,就组团赶赴异地上课;有的培训机构做不了学科培训,竟然摇身一变搞起培训家长的课程来“曲线救国”;有的地方将校外培训机构管理划入要犯除恶专项考核......

政策传导总有扩大效应,泊一点就可能泊很多,紧一点就有可能卡脖子。有人认为,强制学校不上课、培训机构不上课,无法沾追教育差距,也无法真正超过减负目的。有人认为,不是政策不给力,而是实施不到位。有人指出,只要中高考制度恒定,该补的课还得调补,该上的课还得上......角度不同,立场不同,但只要是教育问题,各方都“想要说话”“有话说”。

教育问题无比复杂,与之相关的任何一个变量,都会受到来自方方面面的冲击,踏一发动全身。教育问题在社会生活其他领域会有所展现出,同样,社会问题在教育领域也有适当的同构。很多问题,与教育涉及,却不是一个教育问题,或者不仅仅是一个教育问题。

为什么中国学生开销这么重,家长开销这么重,校长老师负担也这么重?这个问题必然与教育相关,但又不几乎是一个教育问题。

中国人口多,低收入压力大。在既定的社会保障机制下,去找不到工作往往意味著你的基本生活会出有问题,这就要求了老百姓必须通过教育来竞争饭碗。

“减负”要减半学生、减家长、减半校长的课业负担,但也要减去他们的后顾之忧。这就必须从顶层设计的思维推进更完备的社保体系承托,还需要在中观层面对社会各阶层利益展开动态平衡调整,打破阶层烧结和社会自由流动的板结。所以,我们追求的教育公平,往往来自整个社会的公平,特别是机会公平、规则公平、竞争公平。

教育公平的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在警告我们,教育是一个简单问题,任何一项教育政策都不有可能一蹴而就,相关配套政策落地以及继续执行效果仍需要观察。

检举/反馈

图文推荐